劳动者就业形式多 收入不固定误工费赔偿怎么算

劳动者就业形式多 收入不固定误工费赔偿怎么算

时间:2020-01-10 11:24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劳动者就业形式多 收入不固定误工费赔偿怎么算 2008年01月17日09:40 新民晚报  

  时下,劳动者的就业形式越来越丰富,小时工、兼职者、自由职业者都成为很多人的选择,如婚庆司仪、钢琴家教、短信写手、自由撰稿人、设计人员……他们没有固定的单位,收入也不固定,他们一旦生病或受伤,误工费就很难确定。

   误工费赔偿的依据是“工资条”

  “因为自己拿的是浮动收入,受伤后误工费就得打‘水漂’吗?”昨天,身体复原不久的小孟又陷入了新烦恼。

  原来,小孟大学毕业后应聘到本市一家广告公司当业务员,并签订了劳动合同。根据他的工作性质,公司采用浮动工资的方式计算他的薪酬。每月除了650元的岗位工资外,其他收入均根据他的业务成绩计算。由于每月接到的业务额不同,多的时候小孟一个月的收入近9000元,少的时候约3000元左右,工作4个月以来一切还算顺利。

  去年6月的一天晚上,小孟走在南京西路陕西路口附近人行道,此时,一辆汽车在驶入南京西路一侧小弄堂时,因车速太快,一下子撞到他的左腿。韧带撕裂让小孟1个多月行动不便,更让他胸闷的是,尽管交警认定肇事司机为全责,但司机仅在事故发生当天支付了500元医药费,对后来陆续发生的医药费、交通费、误工费等都拒绝支付,且态度恶劣。

  无奈之下,小孟只好诉诸法律。要赢官司,举证是关键。对于医药费、交通费等实际发生的费用证据并不难收集。但当小孟寻找误工费证据时,却发现面临不小的尴尬。

  法官要求他出具能证明他稳定收入的证据,但如果按照公司的工资条,每月他的固定收入仅有650元,业绩收入每月都不相同。他为此多次奔波到人才市场、税务局等部门,并由单位开具了近几个月平均工资的证明,但这一切,是否最终能被法院认定依然是未知数。如果法院最终认定他的收入仅为“工资条”上的金额,误工费就基本落空了。

   就业形式多样化,法规亟待完善

  事实上,像小孟这样的职业如今并不少见。《上海劳动保障》杂志主编周斌认为,这些人的就业状态属于非标准劳动关系。非标准劳动关系包括非全日制就业(小时工)、兼职就业、远程就业、自雇就业、家庭就业、劳务外包,等等。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同样适用于非标准劳动关系: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3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最近3年收入状况的,可参照受诉讼法院所在地相同或相近行业上一年度工资确定。人身损害赔偿中的误工费范围比工伤保险待遇中的工资要广,不仅包括工资、奖金等工资性收入,还包括各种福利,以及其他劳动收入。

  静安区人民法院民一庭副庭长黄皓表示,对于小孟这种无固定收入人员的误工费标准,在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中已有规定。但由于小孟的情况较为特殊,工作时间不满一年,只能参照“受诉讼法院所在地相同或相近行业上一年度工资”,但这一标准并不统一,在实际案件中,往往需要法官综合考虑他的合理收入等因素进行判断。这也说明,随着就业形式的多样化,相关法律法规也亟待完善。

   赔偿关键:是否有持续稳定收入

  劳动者受伤后,误工费怎么算?现在,劳动报酬的支付方式日趋多样,实行计件制、绩效工资、浮动工资、奖金与提成挂钩的单位越来越多,这些单位的员工收入究竟该怎样计算呢?为此,记者采访了市劳动保障局有关专家。

  专家介绍,劳动者受伤可分两大类:一类是工伤,赔偿依据是劳动法律法规;另一类非工伤,由民法来调整。

  本报报道的几名外来务工人员在施工时摔伤,很显然是工伤。工伤认定实行无过错责任的原则。《工伤保险条例》对不同等级的工伤确定了统一的赔偿标准,工伤根据程度可分为一级至十级。这几名发生工伤的人员应当享有的工伤保险待遇包括:工伤医疗费、生活护理费、伤残津贴、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以及停工留薪期间的伙食费、交通补助费、工资、护理费等。这里的“工资”指本人原工资、福利不变,按照负伤前12个月的平均工资收入确定。这些待遇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未参加工伤保险的劳动者则由单位根据工伤保险的标准支付。所以,这几名受伤的外来务工人员,医疗费、伤残津贴等所有的工伤保险待遇应由雇佣他们的单位支付。

  像小孟这样不属于工伤,属于人身损害赔偿的,其误工费的计算则根据务工时间和收入状况来确定。赔偿的关键在于证明自己有持续稳定的收入。小孟应当举证,说明他提供正常劳动能够获得多少报酬,由法院酌情综合判断。由于误工费赔偿的是因误工而减少的收入,所以他的业务提成、奖金当然也是收入。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以出事前12个月的平均收入来确定。但他的情况特殊,只工作不到1年,也可以根据之前每个月的平均收入来计算出他的月收入。小孟还应提供劳动合同,证明他工作、收入的稳定性。

   焦点案例

  工人施工时受伤,医药费没人负担

  1月11日,本报A7版《6工人“踩”出窟窿坠楼摔伤》一文,报道了天宝路225号旧厂房改建过程中,因使用劣质水泥预制板,导致多名工人从二楼地坪突然断裂产生的窟窿中直坠一楼,被水泥板压伤的意外事件。

  记者昨天在新华医院见到了尚未出院的几名河南籍伤者,他们痛苦地说:“干这个活每天工钱60元,没想到才干两天半就出了事,幸好有居委会和街道办事处垫付了近4万元医药费,但是,古杉建筑开发公司却百般推诿,医药费迟迟不到位,有的人至今未脱离生命危险,有的人不得不推迟手术。”

   六人仍未出院

  除本报当时报道的6名重伤者住院外,事后又发现2名工人轻伤,现已出院。伤者中,50多岁的刘师傅伤势最严重,脾脏被摘除,4根肋骨骨折,还有肺部挫伤,仍在重症监护室,尚未脱离危险。另一名张师傅的脚后跟粉碎性骨折,急需手术,因为医药费存在缺口,不得以推迟到今天,但如果钱不能及时到位,还得再次延期。他无奈地叹了口气:“我也不指望建筑公司能赔偿,只要能付上医药费,让我先把脚治好就行了,否则,脚恐怕就要废了。”

  比张师傅更无奈的是刘师傅的儿子。刘师傅有4个孩子,收入很低,一家人都指望着独自在上海打工的刘师傅。事发后,刘师傅的一个儿子带着东拼西凑的几千元钱从河南赶到上海,钱花得差不多了,还没见到父亲痊愈的曙光。他至今不敢告诉家人父亲的真实病情以及还需要数万元医药费,只能撒谎说“身体很好”。家人还盼着他们春节前能一起回家团聚,然而,救命钱不到位,一切都是未知数。

   居委街道送温暖

  “轰隆”一声,十几个工人从旧厂房地坪窟窿里坠楼的意外,震惊了所在地的虹口区嘉兴路街道办事处和安丘居委会。街道和居委的领导们冲进事故现场,配合救援,听说一时找不到建筑公司的老板支付医药费,街道主任当即拍板,拿出3万元的支票和六七千元现金救急,这份情让受伤工人和他们的家人感动。

  然而,作为一家具有二级资质的企业,雇佣他们干活的建筑公司和工头却没有在第一时间出现。工人虽多次联系,但负责人或手机关机、或互相推诿。所幸,安监、公安等部门高度重视,3名相关责任人被采取强制措施,公司总经理已承诺支付医药费。

   不买保险成“潜规则”

  上海自2002年9月率先实行外来从业人员综合保险以来,外来务工人员投保后,如遭遇意外,可以及时获得较好的保障,刘师傅等其实也清楚这点,然而,处于弱势地位的他们,参保只是他们的“梦想”,因为,工头曾口口声声这样说:“想干就干,不想干就走人!”急于赚钱回家过年的他们闻听此言,哪里还敢斗胆提出“非分要求”。

  他们说,能找到一个工资不打白条的饭碗不容易,参保简直就是奢望。看来,有关部门还须加大力度,让外来从业人员综合保险不留盲点。

   焦点关注

  综合保险将覆盖所有在沪就业农民工

  在2007年6月14日召开的上海农民工工作联席会议第四次全体会议上,有关方面提出,要推进实施外来从业人员综合保险制度,将综合保险覆盖面扩大到300万人,力争使综合保险覆盖到在单位就业的所有农民工。外来从业人员综合保险包括工伤(或者意外伤害)、住院医疗和老年补贴三项保险待遇。来自上海劳动保障局的数据显示,截至2007年4月底,已有3万多名外来务工人员在沪享受工伤保险待遇。

  据了解,外来从业人员的综合保险全部由用人单位缴纳,外来从业人员本人不承担缴纳综合保险的费用。综合保险费的缴纳标准并不与本人的工资收入“挂钩”,“缴纳基数”是上年度上海市职工月平均工资的60%,用人单位再按照“缴费基数”的12.5%缴纳综合保险费。

  然而,有部分用人单位在使用外来从业人员时不给他们缴纳综合保险,在发生工伤事故后,用人单位面临着数额巨大的工伤赔偿责任,致使用人单位和职工本来可以有效化解的工伤风险无法得到有效解决。

  为此,上海劳动保障部门提醒用人单位,使用外来从业人员应当为他们缴纳综合保险,否则发生的工伤风险将由用人单位承担。同时提醒广大外来从业人员,要关注自身的综合保险参保情况,当权益遭到侵害时及时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发表评论】

    最新新闻